轩辕教育与爱网

【教育侏罗纪・师生关係】返校・一代宗师

【教育侏罗纪・师生关係】返校・一代宗师

有人话,人世间一切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放榜的匆匆一别后,我们终于在休假里找到时间与老师小聚。虽然只是匆匆一别的半年,但他头上的白髮和那深深刻在眼角的鱼尾纹已让他显得格外的憔悴,令人不禁感慨岁月催人,再年轻的,亦始终敌不过时间。还记得在中学的时候,他授予我们知识,但,更多的是毕生受用的道理、众醉独醒的见解与知识分子的风骨;在我们面对人生决择时,他依旧给我们乐观的寄语和期盼。


「人生路上总有阳关道或独木桥。勇敢闯出去,回首是更广阔的道路。」二零一八年,仲夏。


去年末,我们终于把聚会约成,平日不论我们还是老师都忙于工作。席上还有Z,他决定了重读,最近还参加了北京大学的面试。说句玩笑话,实在有点羡慕他,至少没有我们现在面对的煎熬,吃人的学分、所谓的靓grade和烂grade。我们吃着点心,喝着茶,慢慢就聊到中学的近况。Z便立即提到应届中六生有多不济,学生质素有多大不如前。毕了业的人就是可以大言不惭地认同他的差评并且大胆议论校政。老师也是无奈的表示我们那一届的同学是比较好的一届。他也十分怀念从前在课室裏的日子,和我们展开激烈的政治讨论、探究历史,其乐无穷;还有对我研读文史哲的支持。无忧无虑的,那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段属于宗师们的日子。


「阅读是一生的使命、习惯。」二零一六年,初夏。


走出社会,才真正见过天地。自从我离开中学的象牙塔,进入现实的体制,你才意识到曾经令你成为历史高人的知识和博览的群书会变得毫无用武之地而逐渐掉疏,然后遗忘;人们只在乎你是否学霸,过三爆四。曾经的高人、专才和文豪,都已成过去式。有没有这幺夸张?当你成年,在不久的将来要面对生计、家庭和事业,一切都会活生生的摆在眼前。我不是抱怨现况或是在自誉为宗师,而是道出一代人的悲哀。资质再高,高不过天;知识再厚,厚不过地。说穿了,那个天地不就是赤裸裸的制度和前路的限制。写作,不过是一种挣扎而已。


瞳孔对着瞳孔,才能刻画出人最真实的一面。我们又谈及众人的去留,重读、大专、出国,各奔东西。老师亦有他们最近回校的消息,众人改变了很多,对于前路亦是一片期盼,新生活的经历还是充满惊喜和困难。M和Z的瞳孔深处好像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和热切的期盼。有些人注视眼前路,有些人留恋身后身,这都是时势使然。他们是始终是我们的兄弟,是生命的根;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要回首,回首你的土,你的根。人没有了土,又如何把回忆稙根于心田呢?久别的人,累了,自然会想有重逢的时候。


在那短短一小时的午宴上,谈笑风生有时,忧心惶恐有时。高中时期深受这位老师的影响,闯蕩、感悟、回首,我们都只是在世间千回百转,面对一悲一喜,直到最后。回眸过去,这段瑰丽和煦的日子里的种种,都让人回味无穷。只不过那些回忆都已成旧时代的产物,江湖夜语十年灯,无非就是潮起潮落,不是宗师就一定会有发挥空间、有传承下去的机会,再大的能耐都有被取代的一日;毕竟,永远一词太不踏实。再风流的日子都会有完结的一天,风流似梦,或者风流永远都只是个梦。


曲终人散,餐桌上只剩下我和M。茶楼内热闹的杯碟碰撞声不断,但唯我们这桌落得寂静。抬头仰望,镜面楼底与吊灯的光芒反射出有如万花筒的景象,而人游走于其中,注视着,注视着,这一恍便是六载的时光,恍过了花样年华,恍过了一代人的久别与重逢。